职工文化
就医服务

职工文化

您的位置:首页 > 职工文化
【杏林漫步】父亲节
发布日期:2018-06-15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爱一个人和爱一门艺术一样,不能止步于远观,随口一句“好”或“不好”,最佳是参与其中,即便是“观”也该“观”的深入一些。

从一七年的八月始,觉着自己从一位作家变成了农场学徒,零基础学习各种知识,主动参与实践耕作。“一个孩子十亩地”,才刚刚松土,后面还有施肥、灌溉、播种、培育、料理等一系列苦活累活,但目睹种子的萌发、成长过程,一路是切切实实的满足。

时常想,平凡一生,何足挂齿,所以几乎不过生日,连着害得其他节日也被我淡化了。这人生首次的父亲节怎么着还是有些突兀了,新身份的添加带来的不是烦闷,而是激动和惊喜,像是沙漠里冒出了一泓清泉。因此,日常见不到的时候,想起她的微笑,也会不由自主地笑出声。

卜算子·我睡卧榻边:
我睡卧榻边,君躺床中间。日日见君仍思君,梦里笑声甜。
此景几时休,此况何时已。只愿我心懂君心,定不断相思意。

要言不烦。父亲已过半百,我也已近而立,正好察觉“消逝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,看得到,抓不着”。惦念着十月的娃,真乃是睁眼是她,闭眼是她;睁眼不是她,闭眼还是她;欢喜是为她,嗔怪也是为她。

闲言少叙。以上。(院外医疗部 蒋小强)